凌奕然,赵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《落墨繁华》小说最新章节

小说:落墨繁华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凌奕然

简介:墨挽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爱上的那个人会往死里折磨自己,既然不爱,那也没有必要再呆在一起
可惜爱上的那人如今贵为太子,普天之下,她又能逃到哪里去?

角色:凌奕然,赵元

落墨繁华

《落墨繁华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:回京遇故人

北风吹起青石板上的落叶,泛黄的叶子在低处打着卷儿又落下了。

归窝前的鸟儿在灰色的天空中鸣叫几声为自己挣到了一丝存在感。

“店家,要四间房。”穿着一身灰色衣裳的男子伸出一手,扣在柜子上,柜子上当即多了两枚碎银。

掌柜的正在看账本,问声立马抬起头来,先是看了男子一眼,又看着面前的碎银,咧嘴笑道:”好嘞!这就让人带你们去房间。”

说罢又往后头喊了伙计一声,一会儿便从后头出来个十二三岁的小伙子。小伙子见人便笑,擦完手就将白布往肩上一甩,往前走引着几人往楼上走。

一行八人,四名男子、四名女子,其中一名女子带着白色的帷帽,看穿戴便可知是闺门小姐。

“掌柜的,劳烦帮我们寻些草喂一喂外头的那两匹马。”与掌柜的说话的蓝衣女子名唤玉盏,已有双十年纪。

伙计也是个机灵的,脱口便道:”客官放心!前头也有几位客人来此打尖,也是嘱咐了帮他们喂那几匹马。小的刚将几匹马拉到后头,待会将客官的两匹马拉到后头,再一起喂了。”

“那便有劳了。”玉盏微微笑了笑,走过去扶着那位戴着帷帽的女子。

“这话可折煞小的了,这都是小的应当做的。”伙计应了句,串到前面,先上了楼。

八人四间房,两人一间房。

玉盏打发了两个丫鬟到隔壁去歇息,又吩咐了一名小厮去买吃的。自己扶着小姐进了房间,卸下身上拿着的行李,便上前去整理床榻。

墨挽歌摘了帷帽放在桌上,看着玉盏忙活,”姑姑,你先弄着,我去外头瞧瞧。”

“姑娘,你可别出去了,奴婢这一下子就能弄好,您便能歇息了。”玉盏头也不抬地说道,也是熟悉了墨挽歌的性子,言语中带着几分无奈。

墨挽歌在玉盏看不见的背后摆摆手,”我就是去看看有没有星星而已,姑姑不用着急!”

玉盏还想说什么,一转头,哪里还有墨挽歌的影子?玉盏咬咬牙,皱眉道:”又是这样!”

墨挽歌最喜爱的除了她的外祖父外祖母,便是夜间抬头天空中的星星。每每看到星星,便会沉溺在那闪烁的魅力之中–美丽的星星便是她眼中最美丽的神话。

方才上楼的时候便知道这个客栈有三层,墨挽歌随着楼梯往上爬,在三楼抬头看到半截楼梯后有一个小门。轻手轻脚地推开小门,提起自己的裙摆便钻了出去。

晴朗的夜空中果真闪耀着无数的星星,墨色的眸子里映着点点光亮,墨挽歌不自觉地露出笑容来,眸光从这一颗星星转到另一颗星星,周而复始,恨不得将天上所有的星星都深深地印在脑海中。

“真美……”她喃喃道。

墨挽歌抿抿嘴,目光始终落在头顶天上的星星上。

虽说客栈有这么一个天台存在,但也是当初建楼的时候留着晾晒衣服–地方不大,后头便是屋檐,这不大的地方还晾晒着许多衣裳,视野被挡了许多,看星星自然也不方便。

墨挽歌转过头看着斜斜的屋檐,计上心头。不过,随即她又眯起了眼睛,那屋檐上还放着一个青白的玉瓶,像是个酒瓶子。第一个想到的便是:这里有人……

可是,若不是那人有隐身术,便是她瞎了眼了……这空荡荡的瓦片上哪里有人?

暗道了一句奇怪,墨挽歌小心翼翼地爬了几下,好容易登上屋檐,又慢慢地挪一下、又一下–她想看一下那个酒瓶里是否有酒。

墨色的眼眸盯住了瓶口,可惜天色暗,着实看不到里头还有没有酒。于是墨挽歌拿起酒瓶掂了掂,下一刻扁扁嘴将酒瓶放回去–里头一点酒也没有。

那应该是酒喝完了,酒瓶都没拿就走了。

墨挽歌松了口气,提了提裙摆便往屋檐上爬。坐稳之后,缓缓躺下。

晴朗的时候,星空会美到令观赏者心旷神怡。墨色空中一点一点的闪耀着的星星,每颗星星都那么闪耀,也不知是哪位美丽的仙子坐拥。

微风正好,吹起了墨挽歌两鬓的碎发,黑色的青丝落在凝脂上,有一种她不自知的美。

“你可知道你占了我的位置?”

低低的男声忽然撞进墨挽歌的耳里,一心放在星空上的墨挽歌猛然抬起头看过去。

眼前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,皮肤显黑,身上有尘土气,一眼便能认出他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生。他的冷眉下是一双凤眼,薄唇微抿,皱起双眉,使他看起来带着一股煞气,愈发显得一双美丽的凤眼不适合出现在他的脸上。

墨挽歌皱眉,慢慢坐起来:”这位公子好生奇怪,这个地方莫不是写了公子的名字,怎的就是公子你的地方了?”

凌亦然侧了下脑袋,一双眼凌厉起来,”你没看到我放着一个酒瓶在哪里?”

墨挽歌呵呵笑了两声:”放了个酒瓶便是你的地方了吗?况且这个屋檐这么大,又不是只有我坐的这个地方可以坐。”随即又嘀咕了一句”莫名其妙”。

屋檐与天台之间,有一条用木材堆成的台子,墨挽歌方才便是从那个台子爬上来的。只是为了看酒瓶里是否有酒才挪了位置,如今已经坐下来,让她再移动位置来看星星麻烦了。

又因为对方的态度让她好气又好笑,更加不愿意让了。

凌奕然瞄着墨挽歌一眼不语,只低低笑了几声。小丫头鼓嘴的模样真是可爱,令他生出逗她一下的想法。

墨挽歌摸不清头脑,因不知他笑什么而轻轻皱眉。

却见下一刻凌奕然一个动作便翻身上了屋檐,还故意在墨挽歌的身边躺下。

墨挽歌咬咬牙,也知道对方是故意的,回过身正欲与他理论一番,看到他的面容一愣。

“咦……”墨挽歌紧紧盯着对方的脸细细辨认,惊喜地问道:”凌哥哥……你是凌哥哥?”

凌奕然闻言才转眸看着她,也辨认起她来,自己的记忆中浮现出一个人影来,慢慢与眼前这人对应。记忆中那个穿着红色袄子梳着个花苞头的女孩子,右眼眼角也是一颗美人痣。

当年的女孩有些婴儿肥,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,若非看得仔细亦难认出。

“你是挽妹妹?!”凌奕然道,嘴角浮现一丝笑意。

墨挽歌重重地点头,唇勾起,璀璨如星空的眼里只存了一个凌奕然。

凌奕然刚毅的脸上露出笑容,看着墨挽歌看了好一会儿,”不过四五载,当初的小丫头竟也出落得如此美丽了。”

墨挽歌笑了笑,故意说道:”凌哥哥如今也如此帅气了,怎的妹妹我就不能变好看了?”

“我没这么说。”凌奕然摇头否认。

墨家如今的当家人是当朝礼部尚书墨修。先皇在世时,墨修与五皇子交好,五皇子也就是如今的皇帝。有自小的情分在,五皇子登基后,便将太后的侄女儿谢婉儿赐给墨修。

皇帝并非太后亲生,但旧时曾护过皇帝的恩情,使得皇帝如今对太后亦是尊敬。

墨修与谢婉儿只育有一女,便是墨挽歌。

谢婉儿在世的时候,墨挽歌是皇女陪读,而凌亦然是皇子陪读。陪读五载,二人算是青梅竹马的交情。

皇子皇女们的陪读,可不是想当就能当的。有些臣子打破了脑袋想将孩子送进去,最后也进不去。墨挽歌之所以能够进去,很大一部分是太后发话的缘故,而凌奕然之所以能够成为皇子的陪读,则是因为他有一个为国而战的将军父亲。

墨挽歌侧身躺着,看着桌台上面微弱的烛光出神。亦然哥哥实现了他小时候的抱负了,他如今也成为了像他父亲一样的人。

还没有进城就遇到了凌奕然,对于墨挽歌来说是一个令她心神愉悦的惊喜了。又见故人,本该很高兴,但又想到明日将入京,或许不会太平便心生忧虑。

如今皇帝身体抱恙,朝廷上的政务很大一部分是由太子处理。凌奕然旧时是太子的陪读,如今也是太子的左膀右臂。

墨挽歌知道,太子赵元休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,赵元休是去年年末方被封为太子、入住东宫的,但是她不知道的是,她这番回京,是因为赵元休。

她离京数载,赵元休的样貌已经很模糊了,小时倾心的感觉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只记得自己倾心过他。

以前在皇宫里的记忆有一些变得模糊了,但也有很多是因为时常想起而依旧清晰的。

赵元休贵为皇子,偏偏多次抢自己的毛笔,似乎非要看自己气急败坏的模样。一次课业未带,赵元休却将他的课业写上她的名字,因此被罚打手心……

耳边仿佛又响起他的声音。

墨挽歌胡乱想着,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。

应是自己睡前想起赵元休,竟在梦里梦到了他。

梦到他说:”我会娶你的,你及笄了我就娶你,你是我的妻。”

又听他说:”你我此生,定有恨无终。”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落墨繁华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凌奕然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kangri.net/yuedu/992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