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风,聂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《宛梦录\/宛梦录》小说最新章节

小说:宛梦录\/宛梦录

小说:其他小说

作者:岳风

简介:六岁那年,前朝没落贵族柳家的小姐一朝受困,逃脱后却心怀执念死于归家途中;十四年后的另一块大陆上,名为阿离的失忆女子总是梦到奇怪的人事,那些记忆究竟是她的过去,还是前世,亦或是已故之人的托梦?随着梦的继续,真相也渐渐被她知晓,而最残酷的真相,亦在最后等着她……

角色:岳风,聂风

宛梦录\/宛梦录

《宛梦录\/宛梦录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因缘伊始

《宛梦录》阅读说明:

1、剧情慢热,喜欢看无脑爽文的请谨慎入坑,但能坚持到最后的读者们,本文一定会给你一个不同的阅读体验

2、内有bg、bl、gl各种混搭,可以按照个人喜好站队但请不要撕逼,没有官配,只有跟作者吃的cp相同

3、主虐次甜(看两个死傲娇相爱相杀相错过),程度适中,爱情亲情友情各种向都有

4、每个故事的处理结果仅代表作者理想观点,勿撕逼

5、世界观、历史观等纯属虚构架空,部分人物有历史原型

6、部分章节仍在修改调整中,请多多包涵,记得刷新阅读哦~

7、如遇剧情逻辑bug欢迎在评论区提出~

最后,祝各位阅读愉快~

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

洛州烟柳之地“万春楼”的后院,有一棵活了千年的老树。据说这老树上有灵怪依附,若擅动即会死于非命,因而此地虽经数次变迁,却无人敢打它的主意。

柳月宣在这里生活了六年,倒不曾见闻什么诡异之事,反而觉得老树就像年迈的老人,总是需要弯腰靠在枯井边休息,而顺着老人的背攀爬翻墙,或许就可以重获自由。

但老鸨早已派人在墙头插满了破碎瓷片,无论是谁,若是手脚受伤,就算顺利翻了出去,也难逃墙外昆仑奴的追捕——被抓回来的下场,自不必言说。

可柳月宣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逃走。今晚是她逃走的唯一机会——有个出手阔绰的公子爷包了场,打手和护卫皆集中在楼里戒备,只外墙还剩几个巡逻的,而黑暗阴森的后院,自然没有任何人关注。

她借口身体不适,自人声嘈杂的地方逃回了自己的房间,忐忑不安地将自己提前准备的逃生工具拿了出来:两条床单拼接的布条,和一把锋利的剪刀。

平日她把这布条藏在被单下,老鸨查房不严,所以准备工作做得倒还顺利。

柳月宣的房间在一楼,窗外便是后院,这倒是得天独厚的条件。她虽然瘦小,但行动灵活,熟练地为自己易容后,她很快便悄无声息地自房内翻到了窗外。

察觉到自己心跳的加速,柳月宣更加谨慎了,她猫着腰,小心翼翼地向后院的枯井边走去。

柳月宣抬头看了眼插满了瓷片的高墙,又看了看手中的剪刀。

疼痛也好,黑暗也罢,还有什么比人心更可怕?即便失败自尽,她也不要一辈子成为男人的玩物,任由别人摆布。

下定决心后,她便将一条长布系在枯井轴上,旋即将之扔进了黑漆漆的井中;接着她又用剪刀划破了自己的左脸颊——因为这里是唯一不会影响她行动的位置。

少女伸手捂住脸上的伤口,让双手沾满自己的血液,旋即错落地握在另一根布条上,明知院内无人,但做这些事时,她还是忍不住地四处环顾。

确认自己没被任何人发现后,柳月宣便蹑手蹑脚地咬着布条爬上了老树,颤抖着手将布条的一端系在树枝上,随后将整根布条抛向墙外——等一会巡逻的打手看见,便会以为有人已经顺着布条逃出去了。

因怕布条很快就会被人发现,自树上爬下来的时候她有些着急,因此没爬几步便自树上摔了下去,好在摔得并不严重。柳月宣顾不上疼痛,拉住井上的布条,踩着井口和井壁,一点一点下到井中。

井深她以前便目测过,因此布条的长度刚好够她下到井底,而系在轴上的那端,她特意用了一截黑色布料缝接。

甫一落地,柳月宣便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奇怪的硬物,她低头一看,只见井底不知为何有着一层厚厚的泥土,而泥土中微微露出了一点白色,她踩着的硬物,便是那抹白。

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,一直狂跳不止的心脏此刻跳的更加厉害了——不知是汗还是脸上的血,此刻顺着她的脸颊不断地向下滴落,砸在土壤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。

虽然紧张害怕到了极点,但柳月宣的大脑却依旧在告诉运转。在这里呆了很久的姐姐曾告诉过她,二十年前有个出色的花魁于一夜之间突然消失,老鸨派人找了半个月没有找到,后来此事便匆匆结案,但有姐妹曾看见过有人在夜里时偷偷往枯井里填土……

不等她继续思考,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人声。

“给我找!就是把洛州城翻个底朝天,也要给我抓到那个死丫头!”

是老鸨的声音,听上去她似乎正站在墙外边。旋即四周跑步的声音便如雷鸣般,由近到远渐渐消失了。

果然如她所料,只要看到墙外带血的布条,便不会有人想到后院和枯井,而她选择的时机也十分精准——包场恰好结束。因此为了抓到她,老鸨除了留下一些看姑娘的,必定会出动剩下所有人手,故而等到寅时末,万春楼外便是真正的空无一人,而找他的打手因为没见过她易容后的模样,只能凭借手脚有伤这一点抓人。

耐着性子等了一会,柳月宣方才小心翼翼地自枯井里爬了上去,她先是探头看了看四周,果不见一人,因此便立刻自井中翻出,解开布条匆匆缠了几圈,复咬着它爬上了树。

这一次,她直接用剪刀狠狠砸碎了几块瓦片,手脚无伤地拽着布条顺利爬了出去。

柳月宣出了后院,反而忽然镇定下来,她按着姐姐们口述的、自己在脑海中描绘的洛州城地图,各种绕路混进了第一批等待出城的人群里,途中她虽也遇到了一两个找她的打手,但因为他们并不认识她的脸,只靠手脚有伤这一特征寻人,这一路总算是有惊无险。

柳月宣穿着深色的裙衫混迹在各色行人中焦急等待着,不知过了多久,不远处的城门终于打开了,但两边的侍卫,却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:不仅要按例检查行礼,还要检查行人手脚。

姐姐们曾告诉过她,守城的侍卫和老鸨素来有染,想来老鸨早于第一时间派人告知了侍卫此事。洛州城门戊时关闭卯时开启,期间没有州府长官的许可,任何人都不得出入城,所以老鸨自然知道,无论柳月宣是逃是藏,必定都只能在城中。

但现在在老鸨看来,那鬼灵精的死丫头竟真如长了翅膀飞出城了似的。

在城中找了一遍又一遍,侍卫也没来报行人中有手脚受伤之人,老鸨急得几欲哭嚎——她花大价钱培养的好苗子,之所以耐着性子不让她接客,就是为了能在初夜卖出最高的价钱,谁知在这个节骨眼上,那丫头竟然逃走了。

等侍卫检查到柳月宣之时,那高大凶猛的男子盯着她左脸上的伤口,用警惕地眼光看着她问道:“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 “

回官爷的话,奴婢乃是张府上做工的绣女,因做错了事,不仅被张府赶出门,还被张二小姐拿剪刀划破了脸……”她说着伸手抹了抹眼睛,怯生生地看着侍卫道:“等回了柳州,还不知道如何跟阿娘交代呢……”

那侍卫盯着她的纤细完好的双手,便道:“快走吧,张家可不好惹,你回柳州后也得小心。”

“多谢官爷。”柳月宣说着露出了感激的神色,旋即匆匆走出了城门。

柳州到洛州的路,六岁时父亲曾带着她走过一次,现在她要凭着记忆找回去。

整整三日,她饿了就吃野果,渴了就喝露水,一刻不停地自洛州城郊赶到了柳州城郊。一想到自己即将和久别的亲人重逢,她的心便格外激动,即便是赶夜路,即便无人的树林十分可怕,但没有什么比她心中的那团火光更明亮。

第三天夜里,虚弱的柳月宣终于来到了柳州城郊。

进入城郊的树林后行了不知多久,她忽然看见某棵树下隐约有一个红色的轮廓。

柳月宣立刻谨慎地放轻了脚步,打算偷偷绕开前行,但看得仔细了,她忽然发现那是一只红色的鸟。

它的样子像幼时在画册里见过的孔雀,但比孔雀小一些,似乎是幼崽;通体的羽毛是红色的,尾部长长的羽翎有着金色的花纹,虽不知道是什么品种,但看上去十分高贵美丽。

她大着胆子上前查看,发现它的翅膀受了伤,因此只能落在树下,无法动弹。

一瞬间,柳月宣联想到自己的遭遇,被困异乡六年,不正如折了翅膀的幼鸟吗?它一定也有家人吧?若是置之不理,它会被路过的野兽吃掉吧?

这样想着,她便凑近蹲在鸟儿的面前,轻声道:“别怕,我带你去我家。”

那鸟儿抬头看了她一眼,似乎能听懂她的话语,柳月宣伸手抱它的时候,它竟没有丝毫地挣扎反抗。

“你这么好看,是什么鸟呢?”柳月宣一面走,一面低语道。一路上与这乖巧的鸟儿作伴,她竟觉得温暖安心了许多。

可就在她即将看见树林尽头的道路时,四周忽然吹起了一阵阴风。刹那间,又有一股更强烈的气息迎面而来——没等她作出任何反应,她便看见大片的液体于空中飞溅,自己的脸上也散落了一片湿热。

她听见自己倒在地上的声响,但倒地时竟没来得及感到疼痛。

听说人死前脑海里会回想起这辈子所有的遭遇,那一切原来是迅速又模糊的。无数画面在她的眼前闪烁,而她只有一个念头无比清晰:我要回去……我不能死……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宛梦录/宛梦录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岳风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kangri.net/yuedu/99274.html